欢迎来到医疗医药内参!
当前所在:首页 > 焦点事件

詹积富独家回应:三明从未缺药 质疑源于既得利益者不死心

发布时间:2016-07-28    来源 :   作者:  浏览量:0

  7月26日,福建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文:福建省成立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,下设办公室。由三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、市医改领导小组组长詹积富任该办公室主任(正厅长级)。该办公室挂靠在财政厅,工作相对独立。

  从此前高层透露出的信息中不难看出,三明医改经验极有可能向全国推广,也正是源于此,福建省的医改动向总是能够引发业内高度关注。作为三明医改真正的“操盘手”,詹积富在最近几年无疑成为全国医改的明星人物,他个人的职位调动也时常成为焦点话题。当“福建省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”这个全国首创的职能部门宣布成立,詹积富成为福建医管手握实权的“二把手”之后,议论声毫无意外地朝这位改革的实战者涌来。

  7月27日晚,詹积富接受了健康界独家专访。尽管刚刚结束一整天繁忙的工作,但詹积富的声音却丝毫显示不出疲惫。他表示,三明市的改革核心是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,那些质疑声全部来自于既得利益者。“全国的医药代表人数有几百万,他们能不反对‘三明模式’吗?”詹积富说。

  什么是“医疗保障管委会”?

  相对独立的福建省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,其负责统筹指导、协调全省医疗保障工作。委员会由省政府办公厅、省财政厅、发改委、卫计委、经信委、人社厅、民政厅、商务厅、物价局、食品药品监管局、工商局、统计局、省总工会等单位组成。有消息称,新设立的福建省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“设立三名副主任”,詹积富将出任“第一副主任”。届时,詹积富会成为这一新部门的“二把手”。

  事实上,早在今年年初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》中就要求,按照“统一覆盖范围、统一筹资政策、统一保障待遇、统一医保目录、统一定点管理、统一基金管理”整合医保,但是具体由谁来负责,并没有明确。此次福建省成立的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,正是主动落实国家政策,并在全国率先将医疗保障相关的内容全部拿出来进行独立操作。

  “需要强调的是,委员会关注的是医疗保障,而不仅仅是医疗保险,是对福建省与医疗保障所有相关因素的大整合。”詹积富对新部门的职能解释说,委员会把涉及到药品耗材采购和使用、医保支付、基金管理、医疗机构设备的购进等方面内容,全部纳入监管职责范围之内。

  詹积富认为,此次福建省委是在扭转“九龙治水”的局面,做这次大整合,就是扫除过往体制的壁垒。詹积富同时相信,未来福建省在医疗保障方面再也不会出现各部门相互“打架”的局面了,因为人社部门已经不再管理医保基金,卫生部门也只负责行业管理、医疗机构准入许可、医疗规范的制定和公共卫生,也就是各部门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。

  回应质疑:三明从未“缺医少药”

  毫无疑问,詹积富始终是走在医改前端,他用过往一贯的口吻回答健康界的提问:政府不应容忍过度检查和过度用药,那种“以人民币为中心”的医疗模式必要进行纠正,公立医院要回归公益性,医生回归救死扶伤的角色,让百姓用最少的钱看好病。

  詹积富显然立志是把“三明模式”搬到整个福建去的。然而,在三明声名鹊起之后,伴随着广泛的褒奖,质疑声也从未中断。“诊疗费用提高”、“三明市患者要全国买药”、“三明改革靠财政硬撑,无法再长久”等诸多非议,让这位改革领军人承受了不小的压力。

  众所周知,三明医改最初之所以要改,是因为医保基金收不抵支。2015年三明市职工医保统筹基金当期结余的数字是12997万,而在2011年,这个数字是负20800多万元。三明医改不仅扭转了收不抵支的局面,医保基金可持续性也在增强。数字显示,三明市患者门诊平均费用仅为147.94元,相比过去有了明显下降。

  对于“缺医少药”的问题,詹积富直截了当给予了否认。“三明市究竟是否缺药,要当地市民说了算,而不是外面的人说了算,说三明‘缺医少药’的都是在造谣。”詹积富说。

  “我只是动了既得利益者的‘奶酪’”

  长久以来,给外界的印象是,詹积富是位敢于担当的领导干部,本人有魄力,有魅力,会宣传,因此在医改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似乎始终占据着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高点。面对质疑之声,詹积富将反对者全部归结于“既得利益者”。

  三明医改很重要的环节是打破“以药养医”的格局,撬动药品灰色利益链条,降低虚高的药价。“全国有几百万名医药代表,还有他们背后的利益集团,他们不可能赞成‘三明模式’,而我只是动了他们的‘奶酪’而已”。詹积富说。

  对于有外界提出三明实际上是在“回归公费医疗、劳保医疗管理体制”,詹积富认为,这种说法根本逻辑不通。“推动改革的人,不能狭隘地站在自己部门的角度去钻研那些蝇头小利。”詹积富特别强调,任何改革都是步履维艰,只有赞成没有反对,也就没有改革的必要。